「疫苗猶豫」:疫苗風險評估、管理與溝通

文/林宜平(國立陽明交通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副教授)

到底打還是不打?看到許多打完AZ的高齡長者「猝死」的新聞,我想很多80+的長輩,大概都想打退堂鼓了。

老實說,在這波高齡疫苗施打之前,我們也很遲疑。我們擔心的,不是疫苗的免疫反應,而是大熱天舟車勞頓,到醫療院所打疫苗的風險。

90+的長輩都有各種慢性病,服用複雜的藥物,體力有限,系統非常脆弱。端午節百毒入侵,坐在家裡看電視、吹冷氣還好,最怕的,就是要出門。

婆婆兩次急診住院,都發生在搭高鐵回台中之後,因為怕上廁所麻煩,沒有喝水,一次尿道感染,一次輕微中風。爸爸心臟衰竭,則是發生在大冷天返鄉買冬筍之後,完全體力透支。

所以一開始開放65歲以上公費施打,雖然我們自己都自費施打了,卻沒有幫家中兩位90+掛號。沒想到後來台灣的疫情急轉直下,我們每天被兩位長輩問到耳朵長繭。這兩位日治老人,信賴現代醫療科技,沒有疫苗猶豫,只有疫苗積極進取。

爸爸念念不忘的,是1950年代小兒麻痺疫苗自費施打,他如何花費銀行員半個月的薪水,讓我跟妹妹施打疫苗,成功預防病毒感染。1980年代末期,婆婆則是要求在美國出生的孫兒、孫女,沒打日本腦炎疫苗之前,不准回台灣。1995年代我們搬回台灣,第一件事也是安排兩個小孩打B型肝炎疫苗。

「疫苗猶豫」是很重要的研究議題,在不同的社會文化,還牽涉國族認同。昨天看到有學界的朋友「回祖國」打疫苗,也有朋友的媽媽,堅持等「郭董買的疫苗」。

我們家兩位日治老人,打完「日本製」的AZ,爸爸自我感覺良好,婆婆輕微發燒,在臥室「又」跌了一跤(還好只是輕微擦傷,應該與疫苗無關),都平安度過48小時了。希望家中有高齡長輩的,疫苗風險評估、管理與溝通,一切順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