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回憶

想當初疫情爆發時,我都有種在作夢的感覺,那種奇怪病毒從中國就這樣傳開了,我本來想說應該一下子就結束了吧,結果卻越來越嚴重,甚至蔓延到全世界。

大概疫情在中國爆發一個禮拜後,我們全家跟團前往韓國旅遊,畢竟這是很早就規劃好的,不去都有點心痛,而且當時韓國疫情還沒開始嚴重爆發。在韓國當地,我們只要一進室內或遊覽車上都要口罩,而我又是非常討厭戴口罩,所以有點抗拒,沒想到口罩之後將支配我的生活大概半年。其中有一趟行程我特別印象深刻,那是間有名的澡堂。我們剛進蒸氣室時,裡面已經有兩三個韓國人(聽他們講韓文),而當我們這團的一群人開始聊天時,那幾個韓國人就臉很黑的走出去了。後來導遊跟我們說,那幾個韓國人把我們當中國人了,大概也是聽我們講中文來分的吧,然後他們就跑去櫃檯大罵控訴,因為澡堂當時禁止中國人進入。韓國當地當時其實已經人人自危了,遊樂園或夜市等平常人山人海的地方,人潮都少砍半了。後來回國後一兩個禮拜,韓國疫情大爆發,我們都很慶幸,因為我們這團都沒事。不過旅遊業的工作者可慘了,聽韓國那位導遊說,她後來半失業,跑去做外送(像Uber或Foodpanda 那種)。

而再過了幾個禮拜,電視新聞開始播報去過歐洲旅行團的人,很多都染疫了,有的人甚至去世了,情況開始往我從沒想過的方向發展。當時新聞報的很大,許多艘在海上的油輪困了幾百人都下不了船,各國死亡人數一天比一天高,學校的開學還延期了。寒假的末尾我就被禁足了,每天很無聊不知道做什麼,甚至有點想不顧一切跑出去。

再來呢,就開學了,每天都要量體溫貼貼紙,貼紙真的很麻煩,貼哪裡就會掉,地上也到處都是貼紙的垃圾。餐廳到後期也把所有內用的椅子都撤走,直接禁止內用。之後一名染疫法籍研究生接觸的人來學校,接著就真的變成線上教學了,除了很堅持實體上課的英文老師。首先,我一定要抱怨物理實驗課線上教學化,我們是部份去實驗室,部分留在宿舍自己做,自己做的部分,因為儀器過於簡陋、助教拍的教學影片質量不太好、實驗內容頗具挑戰性,我們學生都叫苦連天,還被要求自己做自己的,禁止併組,怎麼可能自己做啦,有夠機車。而材料課上課變成教授拍影片上傳,我們都覺得教授仍然上的很好,只是在國軍染疫事件時﹐教授提議把期末改成口試,當時心態其實是非常崩潰的,因為期末分數占總成績60%,是一講不好就可能悲劇的情況,幸好疫情後來有緩和,最後期末還是筆試。疫情少數的好處是早八的課也變成線上的,可以睡到自然醒,而且當時由於太多線上課了,我幾乎是每周都回家。搭乘客運的人變得很少,我都可以舒舒服服的把包包放在隔壁位子上。

Cover Photo by Dylan Carr on Unsplas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