疫情、債務與社會不平等

文/吳宗昇(輔仁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)

本文為《臺灣社會學刊》COVID-19 論壇系列文章。2020/7/14首刊於《巷仔口社會學》網站,獲作者及網站同意轉載。

一、2003SARS的經驗

2020年7月13日,全球感染COVID-19肺炎的人數將近1千3百多萬人,死亡人數達57萬人。[1]台灣至目前為止感染451人,死亡7人,相較於全球來說,台灣很成功的挺過第一波考驗。

但在2003年的SARS非典型肺炎風暴中,台灣的災情相對慘重。當年台灣有346人感染,死亡37人,死亡率將近11%,也有許多醫護人員不幸殉職。疫情初期,病毒、傳染途徑都是一團迷霧,對街友和移工的歧視力道也超乎想像。經濟大幅衰退,股市和房價也跌到谷底。從下面表一可看到,台灣感染數排名第三,僅次於中國大陸和香港。[2]這也可理解台灣對COVID-19為何如此謹慎,並且迅速動員防疫體系。因為2003年的心理陰影仍在,社會防疫意識仍很強烈。

國家/地區確診死亡病死率(%
全球總計8,0967749.56
中國大陸5,3273496.6
香港1,75529917.0
臺灣3463710.7
加拿大2514417.5
新加坡2383313.9
越南6357.9
美國2700
菲律賓14214.3
表一  2003年SARS確診人數與死亡人數排序

二、疫情與各種不平等

這次COVID-19全球疫情擴散超乎想像,各地都遭受嚴重的侵襲。疫情的擴大,也連帶影響了許多經濟和社會活動。如隔離(quarantine)和封鎖(lockdown)的措施直接造成生活物資缺乏,以及經濟活動的停擺。受到嚴重衝擊的產業包括航空、交通、旅遊業等,這些相關行業採取解雇職員、留職停薪或申請破產,因而也產生大量失業人口和經濟衰退。疫情控制與開放經濟活動成為兩難,如何開放經濟活動,以免經濟衰退引起系統性風險,已經成為各國政府頭痛的問題。

疫情,同時也反應各種社會不平等,特別是由經濟所引起的不平等。Angus Deaton就認為COVID-19使得健康和財富不平等的情況惡化。[3]受過教育的人,可以透過網路繼續工作,而那些冒著生命危險提供服務的勞工就可能失業。學歷和社經地位較高的人,顯然死亡率也較低。Sven Drefahl等人提到COVID-19特別會對劣勢和脆弱的社會成員造成生命傷害[4]; Muzhi Zhou等人也提到性別的因素,女性和單親媽媽在疫情之下受害更深,特別是那些擔任家庭照護者女性,因為封城而造成支持網絡無法發揮作用。[5]

但在Elise Gould和 Valerie Wilson的報告特別提到,美國因為疫情而使種族主義和經濟不平等持續擴大,黑人勞動者總是先受到衝擊,黑人婦女又會受到更大損失,這些受難的族群必須花上10年才能逐漸改善原先的狀態。[6]

Gould和Wilson的報告有許多值得台灣社會思考自身之處。比如說,相對而言,台灣的脆弱族群是哪些?如果受到衝擊,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恢復,或者是無法恢復?如果要減緩衝擊,或者有什麼方法可以盡快恢復?如果台灣在2003年曾經歷過類似的災難,我們學到了什麼?

三、脆弱族群的第二波衝擊

經濟上的脆弱族群,可定義為「缺乏社會支持網絡、收入不穩定、有工作但收入減支出無餘裕」的這群人。有可能是單親媽媽、年輕學貸族、生活辛苦的上班族、底層的勞動者、年老的苦窮族等種種樣貌。

許多脆弱族群可以躲過第一波疫情感染和經濟衝擊,但往往陷入經濟衰退所引起的第二波風險,導致生活的困頓,並引發家庭或其他社會問題。

以2003年SARS的情況為例,當時脆弱族群所面對的社會條件就很不利,如下面情況:

1、經濟衰退的環境:2000年有網絡泡沫(.com bubble)產生,已經有一批網路產業倒閉,2002年失業率高達5.17%,是那時期的高點。[7]

2、大量的貸款資金:因為當時金融產業競爭激烈的關係,消費貸款大量釋放出來,2003年有3,998億元,2005年的循環信用餘額甚至高達4,494億元,是台灣有史以來的最高點。

3、台灣是疫情重災區:台灣當年算是「重災區」,外資外移,股市房市暴跌,資金供應相對缺乏。

4、沒有適當的消費者破產保護法律:台灣當時並沒有適當的破產法,或是提供一般人破產的「消費者清償條例」,因此經濟脆弱者一旦開始借款,幾乎無法透過法律管道解決。

因此,當時的社會條件就形成「四殺」的情況。結構失業、經濟景氣不佳、投資金額少、消費貸款金額高,這些脆弱族群負債後沒有適當的避難降落傘,最後形成大量的逃債人口,逐漸往中低收入戶、地下經濟移動。

針對這些脆弱族群,我們在2012-2020年間針對「卡債受害人自救會」進行資料收集,在不介入個案與律師諮詢的談話中,收集到關於「負債起始年」共有575筆有效資料。很明顯的,從2003年前後許多人逐漸繳不出貸款,到2006年達到高峰。

表二 負債起始年

接下來,在沒有適當的法律管道下,許多人會開始「避債」,或轉往地下經濟生活,如選擇從事領日薪,或是沒有勞健保的工作,以躲避銀行或債主的追討。我們收集到577筆有效樣本,發現動輒十年的避債生活也很常見(表三)。也就是說,2003-2006年之間脆弱族群形成的債務問題,經過十幾年,那些人都沒有恢復原來的生活狀態。

所以Gould和Wilson的說法並不誇張,一旦這類的經濟災情產生,這些受難的族群需要十年以上的恢復時間是很常見的。

表三 避債年數

四、COVID-19的第二波經濟衝擊

至於2020年這次的疫情,看來條件和變數不太一樣。

  1. 台灣並不是疫情的重災區:台灣這次內部的經濟損傷並不大,股市近日甚至飆到12,273高點,市場的資金似乎供應的很充足。但令人憂心的是,全球景氣並未復甦,但股市卻屢創新高,後續到底會有什麼變化,值得觀察。
  2. 全球疫情是否會重創消費市場,形成大衰退?目前美國、歐洲、南美洲、亞洲的印度都損傷極大,許多消費性連鎖店面都已關閉,航空公司聲請破產,訂單往後延期,對台灣下半年的經濟影響還未明朗。
  3. 循環信用餘額仍未達到高點:目前5月循環信用餘額1,059億元,相較於1月水平,在3、4、5月之間甚至降低了74億元,是近幾年的新低,稱得上是樂觀的訊號。但是否由政府紓困和振興貸款流動過來,目前不得而知。[8]
  4. 違約還款尚未大量出現:逾期繳款部分,4月737億元,5月748億元,小幅度增加11億元。至6月為止,全體銀行紓困貸款共放出1兆1928億元,振興券共編列2100億元。就預防繳款違約,以及促進消費部分,政府力道目前看來足夠。[9]
  5. 有相對應的法律解決方式:2008年之後訂定「消費者債務清償條例」,並歷經幾次修改,也有提供貧困者或脆弱族群求助的組織,是比上次強大之處。

但綜觀全局,這次全球經濟受損更嚴重,景氣有可能大幅度下滑。幾個主要的經濟體拼命放款,試圖阻擋金融系統風險的產生。否則企業開始大量破產,就會產生規模更大的遞延效應。那麼,以外銷為主的台灣就會受到波及,甚至影響更大,最後也會影響大量的上班族或勞動者。

五、脆弱群族的保護機制

對脆弱族群而言,如果個人經濟情況沒有改善,或全球經濟景氣開始衰退,就有可能受到第二波災情的衝擊。他/她們會先經歷經濟上的掙扎期、借貸與逾期還款、焦慮與身心健康折磨,展開避債生涯後其社會網絡也會逐漸被破壞。

為了預防這個情況產生,可以觀察幾個經濟景氣和債務處理的指標,包括失業率、消費貸款金額、逾期還款金額、申請消債案數、家庭負債變化等。如果這幾項數據開始惡化,那麼在1-2年內,就可能產生大量負債人口。

其次,假設情況惡化,個人和制度仍可以採取下列三點行動,形成較好的保護機制:

  1. 同理而不是責備:因為貨幣網絡脆弱,或因貧困問題而產生債務的人在身邊多少都會出現。儘管有各種理由可以指責他/她們個人的理財不當、投資失利或個人能力不足。但理解這件事情發生的社會機制,並盡量同理對方,會比指責來得有建設性。
  2. 強化社會保護網:以往我們熟知的社會保護體系,有家庭、社會網絡、社會福利、非營利組織(NPOs)等等。現在也加入了相對應的法律體系。如「消費者債務清償條例」,已施行多年並具體產生成效。[10]相對於2003年,目前台灣對弱勢者破產處理的制度已經更健全。可以有更快速、簡單的流程處理,避免脆弱族群轉往地下經濟或避債生活。
  3. 提供資訊:如果我們能提供這些脆弱族群資訊,就有可能產生難以想像的巨大效果。如,債務可以「調解」、也可以「更生」或者「清算」,這些方法可以展延還款時間、保留生活所需,或者直接處理掉債務。[11]直接服務的組織如「法律扶助基金會」[12]或「卡債受害人自救會」[13],這兩個組織都會無償的協助。

六、疫情與經濟不平等

社會學向來關注不平等(inequality),特別是形成不平等的各種社會機制(social mechanism),包含性別、種族、社經地位、年齡、地域或是其他結構性因素。就如同前面所提到,COVID-19的病毒和疫情擴大,對於特定族群、性別及社會屬性的人們會造成更大的衝擊與傷害。

在這篇短文中,特別聚焦於經濟脆弱族群(economic vulnerable groups)與債務(debt)的關係。當疫情或大範圍的災害發生時,這群人可能幸運躲過第一波肺炎感染,但卻有極高機率受到第二波社會經濟災害的侵襲。大規模經濟景氣衰退、過度放款,以及缺乏適當法律調節機制的情況,將會使這些人從原有社經地位下滑到貧困者的生活情境。這不但折磨這些人,同時也形成其他社會問題,使社會整體付出更多的成本。

幸運的是,2020年這波疫情,台灣已經有更好的社會體質。我們的疫情衝擊較小、消費信貸、違約與逾期繳款較少,並且有相對應的法律處理體系。但必須謹慎的是,如果全球疫情沒有停緩,造成體系性的衰退,那將會使大量脆弱族群往債務族移動。那麼,我們就需要採取更多的保護措施以緩解這些社會問題,以降低對特定族群更嚴重的傷害。


[1] 疫情更新數字:https://gisanddata.maps.arcgis.com/apps/opsdashboard/index.html?fbclid=IwAR1nwZD_LbiQrubRPiCo6YMW8whqDJ7AtqokKjWS5_L07qJ6X3kX4A7pF-E#/bda7594740fd40299423467b48e9ecf6 (2020.07.10)

[2] 資料來源: https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5%9A%B4%E9%87%8D%E6%80%A5%E6%80%A7%E5%91%BC%E5%90%B8%E7%B3%BB%E7%B5%B1%E7%B6%9C%E5%90%88%E7%97%87%E7%96%AB%E6%83%85 (2020.07.10)

[3] Angus Deaton, 2020, Congressional Testimony to the House Budget Committee. 資料可見:https://budget.house.gov/sites/democrats.budget.house.gov/files/documents/Deaton_Testimony.pdf (2020.07.10)

[4] Sven Drefahl等,2020, Socio-demographic risk factors of COVID-19 deaths in Sweden: A nationwide register study. 資料可見: https://su.figshare.com/articles/Socio-demographic_risk_factors_of_COVID-19_deaths_in_Sweden_A_nationwide_register_study/12420347?fbclid=IwAR07fruCRvANj628mHWH0Z14qAqpB6-eNFuXdcdgo3I5tBrpHBFrV4pkzcs (2020.07.20)

[5] Muzhi Zhou等人,Lockdown in the UK: Why women and especially single mothers are disadvantaged. 資料可見:https://4b260e93-fb34-4544-bf39-f3f8e5ba8546.filesusr.com/ugd/a1e98b_6b24ccf9ddf74779a8ed9a2e7edc8b58.pdf?fbclid=IwAR3UAneldti6GtOzJnqoF1iyaYyX7ud-DqmaOHbS3ZEV67YTjVTW9Cw4z_I (2020.07.10)

[6] Elise Gould and Valerie Wilson, Black workers face two of the most lethal preexisting conditions for coronavirus—racism and economic inequality.  資料可見:https://www.epi.org/publication/black-workers-covid/ (2020.07.10)

[7] 資料來源:https://www.stat.gov.tw/ct.asp?xItem=37135&ctNode=517&mp=4&fbclid=IwAR2zSYyHkvvCTryb8ODtl533z7wOs1VV3MlSTAxHbkaaIgzKcWsS-iTRHSQ (2020.07.10)

[8] 資料來源: https://www.banking.gov.tw/ch/home.jsp?id=595&parentpath=0%2C590&mcustomize=bstatistics_view.jsp&serno=201105120008&fbclid=IwAR1Y0JLFH1CfXRl9PBvXPXhQgB0lhR-8L-AOc_K8wzfRfmQnixnxMi504Io (2020.07.10)

[9] 相關數據可見:https://docs.google.com/spreadsheets/d/12_0_Cw5IzZPeDjpDFy-3osAN3ER0-eUbstFbWPf6NJA/edit#gid=1636704756 (2020.07.10)

[10] 相關法令資料可見: https://law.moj.gov.tw/LawClass/LawAll.aspx?pcode=B0010042 (2020.07.10)

[11] 法扶相關網站: https://www.laf.org.tw/index.php?action=LAFBaoBao-detail&tag=240&id=156 (2020.07.10)

[12] 法扶相關網站: https://www.laf.org.tw/index.php?action=service_product_detail&Sn=132&sid=2 (2020.07.10)

[13] 卡債受害人自救會網站:http://debtorstw.org/ (2020.07.10)

作者: 吳 宗昇

輔仁大學社會學系暨研究所副教授